• 史上最强废太子秦明苏倩儿章节

    第12章

    “掌柜的还真是......精通赚钱之道啊!”

    “好,为了这几文钱的茶费,我们谈一谈吧!”

    青年人拱手,随后吩咐了句。

    “取我的棋子棋盘。”

    “也不用大费周章了,就这么下吧!”

    “......”

    青年人这次是真的愣住了。

    就在这下?

    那意思是下盲棋?

    他倒是有些兴奋起来。

    未曾想还没入长安,便已经遇到了一个妙人,大奉还真是有意思。

    “十二之五。”

    “二之九。”

    “十八之三。”

    两人随口对弈,旁边则有人立刻取棋盘棋子在一旁按照两人的声音落子。

    不消片刻功夫,棋盘之上已是风起云涌。

    “这......”

    “好一场双龙戏珠,风云际会啊!”

    两人盲棋对弈,引来过路人纷纷围观。

    他们只看了棋局一眼,便深陷其中,深深赞叹。

    此时棋盘已然不是棋盘,而是一片广大的天地疆域。

    而青年人和秦明则是化身为两位统御万民的君王,居高临下俯瞰众生,操纵江山。

    棋盘上棋子便是他们的臣民,正浴血征战,相互攻伐,一时间杀的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天下纷乱。

    “好一场令人热血喷张的棋局啊!”

    “下盲棋,竟然下出如此犬牙交错,互不相让,风起云涌的局势!简直是天人对弈啊!”

    “这两位究竟是什么人!”

    “神仙吗?”

    两人的对弈令众人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他们不是在看俗世的对局而是仙人交手!

    “这人究竟是谁?”

    为两人落子的正是白衣青年的车夫。

    他仅仅只是在一旁落子,已是汗流浃背,心惊胆战!

    不由赞叹对面茶肆老板的功力。

    “他故意拦在这里,吸引公子爷的注意,还主动提出口谈对局!”

    “莫非,他便是大奉隐藏的高手,躲在此地就是为了杀一杀我们的锐气?”

    “不好!心不能乱,否则就中了大奉的道了。”

    车夫心已经安定不下。

    而便是白衣青年自己也是心中翻涌不止。

    普天之下,能够跟他对局的人,屈指可数,而能跟上他节奏的恐怕更是没有!

    在遇到这个茶肆老板之前,就是齐道公亲临,也绝对跟不上他的节奏。

    白衣青年不由拧眉,他倒没有半分警觉,而是兴奋至极,终于找到一个差距极小的对手了。

    时间流逝如水,但若不是天色变暗,需要点灯,在场所有人都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

    秦明下完一子,看向对面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凝眉思虑再三,随后开口落子。

    秦明不由打个哈欠。

    “我说,下够了吧!”

    “恩?”

    白衣青年还在斟酌后面的棋路,忽然听到秦明的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还有事,就先手谈到这吧!”

    秦明伸懒腰,起身活动。

    “都一个多时辰了。”

    白衣青年却是意犹未尽的样子,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好吧,那就到此为止!”

    他最终笑了笑,也站起身。

    “天都黑了,今晚任务还没做呢!”

    秦明看天色,有些郁闷。

    他被罚金光寺悔过,不是让他每日偷闲玩乐,而是要做寺庙布置的任务。

    砍柴,挑水,写经书,一样不能少。

    “主持说,你今日可以不修功课!”

    通明大和尚不知什么时候站在秦明身边,冷不丁说了句,倒吓秦明一跳。

    “真的不用做了?”

    秦明兴高采烈问道。

    “不用了,我说的,你好好下吧!”

    魏光远远地站在山脚下,轻声一笑。

    他声音不大,却让秦明听到真切。

    “既然如此,不如再来一盘?”

    白衣青年对两位和尚拱手,以谢成全。

    他的车夫倒是微震,跟公子这么久以来,他还未见过公子主动要求再下的!

    “可是,我明天也要干活,天这么晚了,我很累啊!”

    秦明摇头说道。

    “这......”

    白衣青年扭头看向了魏光。

    魏光呵呵一笑,走上前来。

    “你下吧,不要再说废话,下完了,三个月不用做功课,不下,功课加三倍!”

    “我......”

    秦明把嘴边的骂人话收了回去。

    “老和尚,算你狠!”

    “来啊,把你棋盘请出来吧!今天我要下个昏天黑地!”

    白衣青年也大笑,一挥手,早有人把他的棋盘端来。

    此人和自己还真是惺惺相惜,他下盲棋当真是没有手谈过瘾,他也正有此意呢。

    “去,带着武僧过去找方才那车夫,把刚刚下的棋谱拿过来收好!”

    对弈两人刚一落座,魏光便小声拉着通明长老吩咐了句,随后他又叫两个小和尚来,准备记下这次棋局。

    通明和尚过去时,那车夫早就被众人团团围住。

    刚刚一场残局实在是太过震撼,围观的人早就盯上那局的棋谱。

    “我看看,这双龙戏珠的棋局也太险了吧!”

    “步步凶险,子子杀机,当真是荡气回肠,热血澎湃啊!”

    “不行,以我的棋力,看不出三步!”

    早有人开始照棋局推演,但只推两步,便下不出来了。

    而另一边,秦明和白衣青年的厮杀已然开始。

    这次,两人更加认真,方一落子,对局立刻火热起来。

    没有前奏铺垫,没有任何排兵布阵,从一开始就是白热化。

    两人的棋子大军在四个角上分散开来,分别交错成了一团,偏偏每一个角落之间又相互联系。

    节奏变化,攻防转换在顷刻之间,有几次交换,四角局势完全不同,棋风也相差甚远,但白衣青年和秦明的却能在这四个角落上来回跳转,无缝衔接。

    仿佛有四个人在下四盘棋,而这四盘棋又彼此联系,下棋的四人用四个脑袋却只接受一个灵魂指挥。

    魏光眼神移不开分毫,生怕自己错过一子,就再看不懂了。

    这次两人再不是帝王君主,宛若神明一般,棋子在他们手上如若高山流水,相互侵蚀阻隔。

    黑白对弈间,峰峦叠嶂,怒涛狂卷,山河更易,天地再造。

    这一场乾坤对局如同盘古开天,天帝造世,万丈高山顷刻间崩塌,万里长河刹那间枯萎。

    整个世界如漩涡般卷积消弭而后再创重生,直至彻底崩解坍塌!

    白衣青年捏着棋子的手微颤,随即将棋子投出。

    “这一场,我输了。”

    他淡然一笑,投子认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