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咬红唇池鸢池鸢霍寒辞章节

    池鸢和池潇潇确实是一个福利院里长大的。

    两人亲如姐妹。

    七岁那年过生日时,小她两岁的池潇潇买了一个十三块钱的蛋糕。

    那个蛋糕用的是最廉价最劣质的奶油,甚至在池潇潇端出来的时候还摔碎了。

    两人就那样看着蛋糕哭,承诺以后有钱了,会买很多好吃的蛋糕,会认认真真地过每一个生日。

    所以十岁那年被池家人找到后,她毫不犹豫的将池潇潇一起带走了,并且央求池家人送她们一起上学。

    两人不是一个班,却依旧形影不离。

    然而贫穷和金钱会腐蚀人心,一个此前需要考虑温饱的人,骤然被放进奢侈的环境里,心境也就变了。

    变得面目全非。

    “阿姨......”

    池潇潇愧疚的满脸通红,急得都快哭了。

    池鸢想到车上那几个使用过的套子,还有故意留下的口红,“妈,你这么喜欢她,不如认她当女儿算了。”

    她这是气话。

    可吴菊芳的眼里划过一道亮光,仿佛在认真思索这个问题。

    池鸢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羞辱,就像是被一根尖锐的刺扎穿了心脏。

    指甲嵌进掌心,她怎么忘了,这个家最受欢迎的是池潇潇。

    就连家里的佣人,提到她也是满口夸奖。

    甚至连自己,不都掏心掏肺的对她么?

    池潇潇惯会用那副柔弱的外表骗人。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从那栋别墅里搬出去。”

    池鸢强忍着愤懑,只觉得嘴里都是血腥味儿。

    可笑她一直觉得是自己带了个拖油瓶回家,所以不管做什么都要做最优秀的那个,然而一张张奖状比不过池潇潇的甜言蜜语。

    到最后,她竟然成了这个家里的边缘人物。

    池潇潇听到她的话,心里冷笑。

    别墅是霍明朝送她的,这个人有什么资格颐指气使。

    心里这么腹诽,面上却委屈抿唇,“鸢鸢,你别生气,我都听你的。”

    池鸢不想看她演戏,直接起身,“就不留你吃晚饭了。”

    吴菊芳在一旁看着,将池潇潇揽着安慰,“鸢鸢,你今晚是怎么回事儿?”

    “阿姨,是我的错,我没地方住,就住进了明朝在郊外的别墅里,鸢鸢误会了。”

    吴菊芳的眼里满是失望,“明朝那么多房产,留一栋给潇潇住也没什么,你把人抓牢了,他的资产以后还不都是你的。”

    “妈。”池鸢挺直背,冷静道:“那干脆让池潇潇和霍明朝结婚吧。”

    “你!”

    吴菊芳胸膛都在抖,“你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

    池鸢只觉得心脏破开了一个口子,听话了这么多年,池家人不允许她犯一丁点儿小错。

    而一直笨手笨脚,成绩从来倒数的池潇潇,在他们看来却是天性单纯,需要呵护。

    “是我不懂事,你怎么不问问池潇潇做了什么?顺便再查查她和霍明朝在那栋别墅的床上滚过多少次。”

    话音刚落,吴菊芳就气得扇了一巴掌过来。

    池鸢完全没料到,避之不及。

    脸颊上重重一疼,她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迅速肿起来的脸颊。

    痛得浑身颤抖,甚至需要轻轻躬腰来缓解这种疼痛。

    眼眶泛红,她轻笑一声,毫不犹豫拿过包包。

    “池潇潇十八岁那年搬出去的时候,你们就万分不舍,既然这样,我不如好事做到底,把男人也留给她,正好你还想收她做女儿,简直就是双喜临门,就不打扰你们庆祝了。”

    “池鸢!”

    吴菊芳气得吼了一声,不敢相信一向听话的女儿会这么对她。

    池鸢已经走到门口,听到身后传来池潇潇的哭声,道歉声,还有吴菊芳的安慰声。

    吴菊芳根本就不相信池潇潇会做那种事。

    “我真没想到,鸢鸢会编造这样的谎言来污蔑你......”

    耳边传来这句话,池鸢的眼里划过讥讽,捏着包包的手指紧得发白。

    上车后,她舔了舔干涉的唇瓣,果然尝到了血腥味。

    油门一踩,她将车开了出去。

    到达公寓楼下,她看到那里有一辆保时捷停着,是霍明朝的车。

    霍明朝倚在车身上抽烟,看到她下来,张嘴便不客气。

    “潇潇不见了,池鸢,是不是你又去为难她了?我说过她和我在一起是被我强迫的,你要是有怨气,冲着我撒就行,别去找她麻烦,她是真的在意你,把你当亲姐姐供着。”

    话音刚落,池鸢就抬手,重重扇了一巴掌过去。

    “啪!”

    霍明朝偏着脑袋,流畅的下颚已经肿了起来。

    这一巴掌没有留情,打得他有些懵。

    他反应了几秒,才抬手摸着自己的脸颊。

    “你敢打我?”

    “不是你说的有气就对你撒么?”

    霍明朝的嘴唇抖了又抖,“**的......”

    他连话都没骂完整,气得脑袋里一片空白。

    “感谢,现在心里的气顺了许多。”

    池鸢越过他,走进大楼。

    “池鸢!!”

    霍明朝怒吼,一脚踹翻了旁边的垃圾桶。

    池鸢压根没将他放在心上,进了公寓后,她努力平息着沸腾的情绪。

    甚至打开电脑,接收了几份公司的邮件加班。

    她从毕业以来,就被安排在霍明朝身边,此前以为霍家是把她当自己人培养。

    现在才觉得陈雅茹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霍家老爷子一早就将所有年轻人都安排进了霍氏,期待他们能做出点儿成绩。

    池鸢作为京大金融专业的榜首,有她帮忙,霍明朝的业绩是一众小辈里最厉害的。

    功劳是霍明朝的,年底分红也是霍明朝的,她图什么?

    将来霍明朝要是厌弃了她,霍家能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解除婚约。

    她浪费的这些年,什么都不是。

    好一招空手套白狼!

    池鸢抿唇,气得指尖哆嗦,她在公司内部网络上,找到了霍寒辞的私人头像,把举报信以邮件的形式发了过去。

    这是她拟写的有关霍明朝挪用公款,玩忽职守的证据。

    池鸢等了很久,久到趴桌上睡着了,都没有得到回复。

    醒来时是早上六点,她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看到电脑页面上显示有新消息。

    激动点开,上面只有冷冰冰的两个字——驳回。

    这狗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