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子妃她又去种田了苏絮李松章节

    一一看过去后,苏絮有了大致了解,胡氏也在此时做出了决定。

    “既然如此,我就信你一回!”

    她也不想叫那些人看热闹,而身后那些人却只是更加闹腾起来。

    其中一个妇人,更是上前一步,叉腰看她,“我说李家的,你不会是怕丢人,想让你儿子吃哑巴亏吧?”

    “就是就是,我们这些乡下妇人,见识少,可不知道你们那什么……什么守宫砂是个什么玩意!我看你就是说出来吓唬人的!”

    “就是就是!”

    苏絮看着那些人,心里是说不出的厌恶。

    只是冷道,“倒是不知道诸位婶婶,嫂嫂,都是怎么个想法,怎么看着我们家结亲,是嫉妒了还是怎么着,怎么就非要闹的我们不得安宁,你们心里才舒服了?”

    李松更是直接冲过去,他智商如五岁小儿,一般的话确是能听懂的,将她挡在身后,大声道:“娘子是干净的!你们这些坏人,不许乱说娘子!”

    苏絮被他一挡,怔了一下,心头说不出的混乱。

    这男子倒是一片赤诚。

    想来是因为他们从小就知道彼此存在,年幼时又见过许多次,才会在他的潜意识里立出这样的深刻印象——保护娘子,像爹爹那样!

    正想着,胡氏也跟着开口,“我家媳妇的胳膊上,那是正经的守宫砂!只有未出阁的闺女才能点得上!”

    她虽然对新儿妇并不满意,但是到底清楚一个事情,除了她,再不会有人心甘情愿嫁过来做个傻子的媳妇!

    与其让儿子一辈子打光棍,倒不如先娶个媳妇回家,也许新媳妇真的有其母遗风。

    众人一看,她竟是已经对自己儿媳这么信服,一个个也都无趣得紧。

    纷纷转身就要离开,总归今日喜宴也是吃不成了。

    谁知,一直观察胡氏对自己态度变化的苏絮竟然叫住众人,语气冷淡,“诸位,你们是不是该道个歉?看把我们家小姑子吓得!”

    她轻移莲步,低头看了看紧张得不行的李茹,轻轻摸摸她的头,从腰间取出糖果递给了她。

    李茹抬头,甜甜道:“谢谢嫂嫂。”

    身后胡氏也讽刺开口,“难道你们还没有我家一个小姑娘有礼节?”

    众人这才不情不愿的道歉,那妇人不得不低头,“是,我错了。”

    这才让她们离开。

    刘氏关上门,冷笑,“弟妹倒是好嘴一张。”

    晦气!

    苏絮无视了她的愤恨,笑道,“婆婆,白日里是媳妇急切,羞愤,才做了坏事,请您原谅则个,行吗?”

    她低头低的顺理成章。

    这可是古代,没有路引,没有钱财,眼看着也没法和离或者被休弃,她一个女人,走都没法走。

    最好的法子还不是在这李家住下,起码有吃有住?

    胡氏微微一愣,看着她真诚的眼睛,莫名点头。

    既如此,当夜,新婚的夫妻就不得不睡到一起去了。

    苏絮心里不情愿,到底却不能说出自己不甘心的话,倒是李松,格外乖觉,“媳妇,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