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八零追糙汉穗子于敬亭章节

    重生有了前世阅历,再相信恶人,那就是傻×,24k纯傻×。

    “柳腊梅,你想打发我们走,在去医院威胁医生跟你串口供?”

    柳腊梅僵,这傻了吧唧的丫头,今儿怎么这么精了?

    “别费心思了,医生都跟我们说了,你谎称我是神经病,让他们给我打麻药做流产。”

    “想弄死老子儿子,老子先锤她个生活不能自理!”于敬亭火压不住,轮着胳膊就要揍。

    穗子抓着他的胳膊:“来时你怎么答应我的?”

    “老子不管那么多,她皮子松了,我帮她紧紧!”

    “言而无信的男人,不能上炕。”穗子压低声音。

    “草!(注1)”于敬亭指着吓得瑟瑟发抖的柳腊梅,“你瞅啥,老子骂的是你!”

    丑人多作怪的婆娘惹媳妇生气,害的他差点不能上炕!

    “给你们两选择。把彩礼还给我,我去找村长说理。”

    穗子声音糯糯的,放狠话听起来也悦耳,却没什么气势。

    糯糯的声音,让王芬芬娘俩吓得脸色发白,柳腊梅抓着她母亲的手臂,这事儿可不能传出去啊,传出去谁敢娶她?

    这段台词,是穗子前世琢磨了好久才想出来的。

    穗子脑子聪明,嘴反应慢,胆儿小人怂,跟人发生争执先害怕再生气,不知道怎么骂回去。

    等个一天半天,才能把事儿理顺。

    等她想好怎么跟人家吵架,人家早把这茬忘了。

    准备好的台词有了用武之地,她整个人都舒坦了。

    于敬亭笑出声来。

    “我们老于家的风水养人,我媳妇在你家待了二十年,唯唯诺诺就会喵喵,到我家才不过一个月都会好好说人话了!”

    穗子无语。在这位爷心里,人话=狠话?正常说话=喵喵叫?

    “陈涵穗王八羔子!信不信我大嘴巴抽你!”陈开德破口大骂。

    于敬亭挡在穗子前,双手叉腰。

    “打个试试?叫谁王八羔子呢,你才是老王八,还是给人家养孩子养的屁颠屁颠的老王八!”于敬亭说起“人话”,不亦乐乎。

    他早就看老王八不顺眼了,这么懂事的亲闺女不疼,养别人闺女养的眉开眼笑,穗子没嫁人的时候,不是挨骂就是挨打。

    他从老陈家路过十次,有八次都能看到这老王八带着他的王八婆欺负穗子。

    “!!!”陈开德让他骂的老脸通红。

    “你家祖坟冒黑烟生你这么个玩意!老丈人都骂?”王芬芳就没见过浑成这样的。

    “你家祖坟冒粑粑!出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老妖婆子!我丈母娘才走俩礼拜,你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后领着个脑袋进水的娃,进我媳妇的家?(注2)”

    “我仅代表王家围子杨家屯父老乡亲、携全村鸡鸭鹅狗猫,向你这勾搭别人男人打别人娃、贱而不自知的老妖婆子发来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