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软萌女主温柔糙汉穗子于敬亭章节

    “敢跑,腿给你打断了!”于敬亭赌气道,心里一股巨大的无名火酝酿,不是对穗子,是对那俩狗东西。

    “你又在逞口舌之快。明明不会动手,非得要装大爷,李有财就是把你和我研究透了,才会出这阴招。”

    于敬亭语噎。

    穗子不瑟瑟发抖做小白兔,慢条斯理当小黑兔时,她的话很难让人反驳。

    文化人左右都是理,说不过她。

    “那我现在找李有财算账总行了吧,让他干这些见不得人的玩意!”

    于敬亭不打点啥,浑身都难受。

    他还没受过这么大气呢,媳妇和娃都差点让人给弄没了。

    “我给你拿菜刀去,他弱的跟小鸡似的,你三秒都不用就能结束战斗。”穗子白白的牙咬断缝裤子的线,“砍人不过三秒,后半生都得在牢里待着,等孩子长大了,我领着孩子看你,让他记住就是你害他不能考公务员、不能当兵、不能从政......”

    “你怎么跟评书里的唐僧似的?叨叨叨念个不停。”于敬亭感觉自己被上了紧箍圈,咒语就在穗子手里,没事念叨叨,头大。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你说咋办?我把位置让给他你跟他过去?”

    她要敢这么想,就地按炕上,于敬亭赌气地想,他现在对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剩下炕功镇压她了。

    “我脑子又不是不好,他这种奸佞小人,卑鄙无耻龌龊阴险,祖传三代吃软饭,上辈子不要他,这辈子不要,下辈子也不要。”

    “对!他就不是个好玩意!”

    于敬亭又觉得她这经念得好听极了,不愧是文化人啊,骂人都这么优雅,但太文雅了也不爽,于敬亭又组织了五百字的人体器官,把李有财全家问候一圈,扣掉脏字,四舍五入一个字没说。

    这一通骂下来,于敬亭的气消了一点点。

    “所以,你到底想怎么办?我看你这小娘们平时不言不语的,肚子里的道道也不少,你就直说吧。”

    穗子白了他一眼。

    “我是你妻子,你不要一口一个小娘们什么的,多难听?”

    “咱爹活着的时候也这么喊咱娘啊。”他不觉得有啥不好,听起来多热乎。

    “我是想......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跟他‘交流感情’,也别交流的太多,就让他十天半个月不下炕就行,别把人家胳膊腿打断了,当然,这个‘交流感情’的过程,我希望是单方面的,不要让他发现你。”

    她借用了他刚刚的说法,“交流感情”。

    于敬亭把这一段文绉绉的话消化了一下,这不就是——

    “你让我打闷棍?!”

    穗子低着头小声地嗯了声。

    于敬亭乐了,搂过穗子使劲亲了口。

    “舍不得我?”

    “才不是呢,我是怕孩子爹有案底,将来不能——”

    “好好好,小娘们,大宝贝,你说的都对,听你的,这小嘴今儿怎么这么招人亲~”

    再来几口也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