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流产手术台上重生穗子于敬亭章节

    “.....”咋内涵?尿频尿急尿不净?

    “以恶制恶不可取,以光明磊落的手段降维打击,这才是我们要做的。”

    穗子格局打开,热血沸腾。

    灯亮了,于敬亭手搭在她额头上。

    “烧了?”烧到说胡话了!!!

    “我没烧!我想明白一些事!”穗子俩眼亮晶晶。

    她不要被困在仇恨里,不要变成跟李有财一样阴险卑鄙的人。

    她要光明磊落以批判的眼神怜悯李有财肮脏龌龊的灵魂,她要亲手把李有财送进监狱,他回来又如何!

    前世的仇今生报,把李有财送进去啃窝头就是她阶段性目标。

    “敬亭,我发现你是个有深度的人。”穗子只觉得穿着跨栏背心和大裤衩的男人,在灯泡下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连腿毛都是智慧的象征。

    神奇卓异非至人,至人只是常!

    这放荡不羁的形象,洒脱不失高度的思想,不就是隐藏民间的草根哲学家么?

    “你才发现?”于敬亭膨胀了。

    别的没听懂,夸他的可是爱听。

    “以后咱们多说说话吧,我发现你不是不尊重女性的臭男人。”穗子闭着眼靠在他的身上。

    被强行“阅读理解”安排了许多不属于他的品德,正常人早就脸红了。

    于敬亭就不是个正常人。

    “你这话说的挺对,闲着没事别总琢磨瞅深渊,你多瞅瞅我。”

    规规矩矩地搂着腰,强忍着往上捏两下的冲动,可不能乱捏,要捏也得等她睡着了——到底是被夸出了好男人的偶像包袱来了。

    转过天。

    王翠花觉得这罐头好用,派姣姣挎着小篮子去供销社,打算再屯一罐,以备不时之需。

    “姣姣!”

    李有财叫住姣姣。

    “你嫂子是不是病了?”

    “这么关心我嫂子啊?我告诉我哥去。”

    “哎,别去!这个给你。”李有财掏出一块喔喔奶糖,姣姣眼睛都亮了,伸手就要抓。

    “你先告诉我,你嫂子这两天有啥不一样的地方吗?”李有财攥着拳头,不让姣姣拿糖。

    他昨晚烧了纸,觉得送走了穗子的魂儿,心里还是不踏实,想着从于家最小的孩子下手,打探情报。

    “你说的是啥?”姣姣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