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子妃她又去种田了苏絮李松章节

    她这是什么运气!

    现代刚脱贫,又莫名来了这么个地方!

    为了那套房子,她努力了十年呢!

    又想起自己一个医学博士,竟然会猝死在实验室,心里更是难受。

    正想着,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她转头看去,三女一男走进来,数个婆媳女人,在门外张望。

    见到她醒来,那男子立即喜笑颜开,“娘,娘,媳妇醒了!”

    “醒了有什么用!”胡氏气冲冲走过来,只是看她一眼,脸就黑了,“你这样的媳妇,我们家高攀不起!你若是真的顾及当初我夫君和你爹爹的同窗之情,就趁早回去,嫁给你情郎吧!”

    苏絮定定的看着她,看她突然黯然神伤,想必,是想到了自己的秀才夫君。

    看看眼前困境,她飞快的做出了决定,翻身下床,单手捂着阵痛的额头,缓缓站直腰身,依照记忆里的礼法给面前的人们行礼。

    “儿媳妇出嫁前,家里特地请了嬷嬷验明正身,腕上守宫砂尚且清晰,诸位若是不信,大可请一位大夫来给儿媳看看,到底是否属实!”

    说着,大大方方的上前一步,将保养的极好的皓腕露出来,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

    一个男人,应该是自己的夫君李松,虽然痴傻,身上却干净,看着她的时候,眼神干净,温柔。

    一个老妇,原身的婆婆胡氏,凶神恶煞的,似乎是个泼辣性子。

    一个二十出头的妇女,刘氏,应该是原身寡居的大嫂,瞪眼看她,嫉妒的盯着那手腕,显然对她这个弟妹,极不满意。

    还有一个小姑娘,七八岁大,和她且怯怯地对视,是原身的小姑李茹。

    一一看过去后,苏絮有了大致了解,胡氏也在此时做出了决定。

    “既然如此,我就信你一回!”

    她也不想叫那些人看热闹,而身后那些人却只是更加闹腾起来。

    其中一个妇人,更是上前一步,叉腰看她,“我说李家的,你不会是怕丢人,想让你儿子吃哑巴亏吧?”

    “就是就是,我们这些乡下妇人,见识少,可不知道你们那什么……什么守宫砂是个什么玩意!我看你就是说出来吓唬人的!”

    “就是就是!”

    苏絮看着那些人,心里是说不出的厌恶。

    只是冷道,“倒是不知道诸位婶婶,嫂嫂,都是怎么个想法,怎么看着我们家结亲,是嫉妒了还是怎么着,怎么就非要闹的我们不得安宁,你们心里才舒服了?”

    李松更是直接冲过去,他智商如五岁小儿,一般的话确是能听懂的,将她挡在身后,大声道:“娘子是干净的!你们这些坏人,不许乱说娘子!”

    苏絮被他一挡,怔了一下,心头说不出的混乱。

    这男子倒是一片赤诚。

    想来是因为他们从小就知道彼此存在,年幼时又见过许多次,才会在他的潜意识里立出这样的深刻印象——保护娘子,像爹爹那样!

    正想着,胡氏也跟着开口,“我家媳妇的胳膊上,那是正经的守宫砂!只有未出阁的闺女才能点得上!”

    她虽然对新儿妇并不满意,但是到底清楚一个事情,除了她,再不会有人心甘情愿嫁过来做个傻子的媳妇!

    与其让儿子一辈子打光棍,倒不如先娶个媳妇回家,也许新媳妇真的有其母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