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只想安分吃软饭洛青舟秦蒹葭章节

    湖底鬼脸

    月光洒落。

    两人站在角落的阴影里。

    不远处的湖面,因为两人的动作而荡起了涟漪,在月光下波光粼粼。

    但是,并无异常。

    洛青舟听到“怪物”两个字,再看着这座黑夜中雾气氤氲朦朦胧胧的偌大湖泊,心头难免一缩。

    “什么怪物?”

    他抱着怀里的人儿,目光盯着她指着的那片湖面。

    小蝶娇软嫩滑的玉体在他怀里颤抖着,小脸煞白地道:“一……一个脸,下……下面……”

    洛青舟心头一凛,连忙放开了她,低声道:“小蝶,站在这里不要动,我下去看看。”

    说完,不敢迟疑,立刻身子一矮,沉了下去。

    “公子……”

    小蝶站在原地,身子发软,哆哆嗦嗦,满脸惊恐和担忧。

    洛青舟沉下水以后,睁开眼睛,顺着她刚刚指的方向看去。

    只看了一眼,便吓的心头一颤,差点就要跳出水面。

    浑浊的光线下,前面四五米远的水底,竖着一张散发着诡异绿光的狰狞鬼脸!

    乍一看,那鬼脸仿佛正在水底面带狞笑地盯着他!

    洛青舟忍着心头惊惧,又仔细看了几眼,突然发现有些不对。

    那鬼脸竖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眼睛也没有眨一下,而且身后并无任何躯体。

    似乎只有一张脸,孤零零地竖在那里。

    他心头疑窦丛生,又仔细看了一会儿,然后冒出水面,对旁边瑟瑟发抖的小蝶道:“别怕,不是怪物,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不待小丫头回话,他又立刻沉入水底,游了过去。

    自从修炼了那套内功心法以后,他现在闭气的时间足足可以达到二十余分钟,在水底可以来去自由,不用换气。

    他从水底快速游了过去。

    越到近处,他越发现那张鬼脸是个死物,并无任何生机,更不可能是一个怪物。

    等他游到了近前,看清了那鬼脸的模样后,顿时哭笑不得。

    这的确是一张鬼脸,不过只是一张栩栩如生的绿色鬼脸面具而已。

    至于它散发的微微绿光,则是它下面的一枚小铜镜,反射出水面落下来的月光,照在了它里面的缘故。

    洛青舟伸手把鬼脸面具拿了起来。

    这面具不知是何材料制成,轻薄柔软,微微透明,摸在手里很舒服,似乎可以完全贴在脸上戴着。

    湖水温热,这面具不知道在这水底浸泡多久,竟无半点损伤。

    洛青舟用力捏了一下,又拉扯了几下,竟然依旧坚韧,毫无破裂的痕迹。

    洛青舟的目光,又看向了半截身体埋入淤泥的那面铜镜,伸手捡了起来。

    那铜镜椭圆,只有巴掌大小,镜框上铭刻着一些古怪的花纹。

    镜框最上面,一面雕刻着一轮银月,一面雕刻着一轮太阳,竟有两个镜面。

    洛青舟怕小蝶担忧,不敢再多看,立刻拿着铜镜和面具浮出了水面,游了过去。

    小蝶见他安然浮出水面,顿时喜极而泣。

    洛青舟游了过去,举起了手里的铜镜和面具安慰道:“小蝶,不是怪物,是张面具和镜子,镜子反射月光落在面具上,你才看着像是怪物的。”

    小蝶看着他手里的鬼脸面具,依旧有些害怕:“公子,快丢了吧,好恶心的……”

    洛青舟把鬼脸面具在水里搓洗了一下,又抚摸撕扯了一下,道:“这面具的材质看着不一般,我先带回去看看。就算要扔,也不能再扔这里了,毕竟我们下次还要来洗澡的,到时候可别又吓到你。”

    说着,手一扬,直接扔到了岸上。

    “这面小铜镜,看着挺可爱的。”

    洛青舟又把手里的铜镜在水里清洗了一下,拿起来照了照自己,突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很明亮。

    这里是角落,明明没有月光的。

    他又仔细照了照,镜子里映照出的脸庞,明显跟他现实中的脸庞光度不同,明亮了不少。

    “咦,奇怪。”

    他愣了一下,又凑到小蝶的面前,对着她的小脸照了一下。

    镜中的小蝶,脸上的光线明显也明亮了一些。

    洛青舟一会儿盯着旁边的她看看,一会儿又看看镜子里的她,发现这枚镜子的确有古怪。

    他突然把镜子翻了个面,用另一面又对着小蝶照了一下,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惊诧。

    另一面镜子里的小蝶,竟然比现实中的小蝶脸蛋儿暗了许多,甚至有种阴森的黑暗感。

    他连忙又对着自己的脸。

    镜中的他,突然也变的阴暗起来。

    仔细看着,竟然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森感。

    “公子,这镜子好奇怪呢。”

    小蝶一脸好奇,并未多想。

    洛青舟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枚铜镜的两个镜面,终于发现了一些端倪。

    那面把他们照的很明亮的镜面上方,雕刻的是一轮太阳。

    而那面把他们照的很黑暗的镜面上方,则雕刻的是一轮月亮。

    白天与黑夜?

    日月镜?

    洛青舟抚摸着手中的铜镜,暗暗称奇。

    不会是一件宝物吧?

    不管是不是宝物,这枚铜镜都很有意思,肯定是不能丢的。

    “小蝶,快洗澡吧,泡时间长了小心脱水。”

    洛青舟决定把这枚铜镜带回去再研究,手一扬,把铜镜扔到了岸上。

    小蝶眨着大眼睛问道:“公子,什么叫脱水啊?”

    洛青舟这才发现两人站的很近,几乎贴在一起。

    这小丫头说话时喷出的少女气息和吹来的雾气,都落在了他的脸上,痒痒的。

    小丫头很白,也很嫩。

    刚刚抱在怀里时滑的像是鱼儿。

    现在赤着玉体浸在水里的娇美模样,以及眨着大眼睛小脸红扑扑的俏丽模样,都很诱人。

    不过毕竟还只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还未绽放呢。

    “脱水就是你在水里泡的时间长了,你身体里的水就会被这里的水勾引出来,离你而去,然后你就危险了。”

    洛青舟通俗易懂地讲解道。

    小蝶睁大了眼睛。

    “快洗了上去吧。”

    洛青舟搓洗着身子,背过身去。

    谁知身后的小丫头却羞声道:“难……难怪……奴婢刚刚……刚刚忍不住……尿尿了……”

    “原来是……是被勾引的……”

    洛青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