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途陌路,感情线如此甜苏苏玉王楚章节

    “收购?”

    “对啊!”女孩笑了笑,继续说道:“你还不知道吗?”

    “这家医院被收购了,你作为科室主任竟然不知道?”

    看着女孩认真的表情,王楚更是听的稀里糊涂,根据以往看,这家医院科室全冰城最好的综合性医院。

    每年的收入可观,怎么会被收购呢?

    “好吧!”女孩摊了摊手,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王楚,随后说道:“以后,我可你的领导了,王医生。”

    天成医疗集团?

    王楚猛然想起,天成医疗集团是全国非常有名的,刚刚毕业哪会,要不是为了留在苏玉的城市,他差点还去了一线城市做医生。

    他还记得,那所城市的医院,就隶属于天成医疗集团。

    “对不起,我已经不再这间医院了。”王楚略显尴尬,把名片放在口袋里,准备转身离开。

    “等一下,王医生,发生什么事了?”

    女孩一把拉住他的电动车,再次靠近的时候,发现王楚竟然穿着代驾制服,顿时感到很惊讶。

    “你怎么...”

    “凭你的医术,怎么会去做了代驾呢?”

    当初女孩的母亲病危,在天成下属很多医院,都没看好,要不是王楚妙手回春,可能她现在已经没了妈妈。

    为此,她全家都很感谢王楚,为了表达谢意,还额外给王楚送了一笔钱,可却被拒绝了。

    “人生无常,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王楚不想被人揭了疮疤,骑上电动车扬长而去。

    望着他的背景,女孩眉头紧锁,嚼着嘴唇,突然开口喊道:“王医生,有什么困难,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们一家都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听到这番话,王楚鼻子一酸,想到以后再也不会有治病救人的机会,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回到家中,苏玉的鞋子在鞋架上,家中的灯全都关了。

    他连续推了三次卧室门,都没推开,显然苏玉把门在里面反锁了。

    王楚气血上头,举起拳头想砸门,可当他的拳头马上要落到门上的时候,他却停住了。

    想了想,他还是放下手,转身去了小卧室躺下来,苏玉已经越来越过分,当年温柔可人,备受追捧的校花,已经如同流沙逝去。

    除了容貌尚存,其他的早已不在。

    翌日!

    听到厨房的响动声,王楚睁开眼睛,昨天可能吹到冷风的缘故,感觉头有些疼。

    “你醒了?”

    见他走出房间,苏玉不冷不热的说道:“面在锅里,自己盛吧。”

    看着系着围裙的老婆,王楚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滋味,这是三个月以来,他第一次看到老婆下厨。

    而她那婀娜多姿,妖娆的身材,王楚竟然有种清晨的冲动。

    “你昨晚怎么回来的?”王楚肩头靠在厨房的门上,淡淡的问道。

    “同事送我回来的,快吃饭吧。”

    苏玉面无表情,端着面碗走到餐桌上,边刷手机,边吃着面。

    “我们好好...”

     

    “一会我要去妈那,你去吗?”苏玉立即打断了他的话,喝了口面汤后,转身回到卧室换衣服。

    王楚站在原地许久,冷冷一笑,穿好衣服两个人一同出家门。

    自从家里的车没了,两个人一起出门的交通工具就是公交车,每次站在公交车,王楚都觉得对不起苏玉。

    “一会进去,你少说话。”

    “知道了。”

    岳母家住在棚改小区内,面积才五十几平方,小两室的格局,住着四口人显着十分拥挤。

    他出事之前,岳母一家对王楚非常友好,每次周末过来吃饭,都满桌的饭菜,但现在的态度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王楚家里是农村的,条件却远远比岳母家强,至少没四口人挤在五十多平方的小房子内。

    “妈,我回来了。”

    岳母听到女儿的声音,笑着迎接出来,当看到王楚跟在后面,脸上顿时僵硬起来,没好气的说道:“他怎么也来了?”

    “妈。”

    王楚礼貌的打招呼,不止没得到回应,反而遭到白眼。

    “小玉啊!”岳母双手环肩,冷嘲热讽道:“我不是告诉你自己回来吗?你叫他一起是什么意思?”

    “妈,有事就说吧,我一会还要上班。”在这个家,苏玉也是多余的存在,她有个不争气的弟弟苏明。

    苏明二十四五岁,却已经结婚三年了,两口子婚后完全躺平啃老。

    见王楚他们回来,苏明从大屋探头探脑的看过来,没向平常一样的出来,王楚就感到不对劲。

    “到底有什么事?”苏玉和王楚跟着岳母去到小屋,问道。

    岳父白天不在家,六十岁的人了还在外打工,养活他那不争气的儿子儿媳妇,每天早出晚归。

    见女儿一再的追问,岳母清了清嗓子,目光落在王楚身上后,说道:“你弟妹怀孕了,据说是双胞胎,我们家的条件你也知道,这么小的房子,六个人没法住。”

    “你当姐姐的,首付你拿,贷款我和你爸还。”

    “别告诉我,你没有,让你裸婚嫁给一个废物,我已经算大度了,要是再不为家里出点力,就说不过去了。”

    岳母喋喋不休,话里话外敲打着王楚,让他感到十分反感。

    沉默许久,苏玉终于开口。

    “孕检为什么没找我?”

    “双胞胎不到五个月,根本看不出来,她是怎么知道是双胞胎的?”

    作为医生,苏玉显然觉得弟弟和弟媳的话可信度不高,以他们两个穷凶极恶的秉性,做孕检那么烧钱的事,可能不去找苏玉占便宜吗?

    “老婆,我去趟厕所。”王楚突然站起身,说道。

    他可不想参与进来,现在家里主要收入来源是苏玉,虽然不给他花一毛,但王楚现在赚的钱养家糊口都困难,更别说存款了。

    根本没有资格参与这件事。

    看着王楚走出去,岳母想苏玉靠了靠,低声说着什么。

    站在卫生间里,王楚把小窗户打开,见上面放了一包烟,他拿出一根点燃,刚吸了一口,呛得咳嗽了不停。

    在里面磨蹭了一会,王楚走出来,刚刚到门口就听到不堪入耳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