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裁前夫傲娇追妻徐芷珊章节

    总裁前夫傲娇追妻第1章 祝你离婚快乐啊

    “结婚三周年快乐,早点回家,我准备了一个惊喜,你一定会很喜欢。”

    把这条短信发出去后,阮星晚放下手机,重新进了厨房,关小了炉灶上的火,又去切菜,欢快的忙碌着。

    好像这条石沉大海的消息,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

    佣人在一旁道:“太太,我帮你吧。”

    “不用啦,你忙你的,我今晚想亲自做一顿给他吃。”

    佣人羡慕道:“太太和先生可真恩爱。”

    阮星晚挽唇笑了笑,没有答话。

    她和周辞深,恩爱吗?

    与其说恩爱,倒不如说是逢场作戏。

    晚上七点,周辞深到家,佣人识趣的离开。

    阮星晚刚摆好碗筷,身后男人温热的气息便罩下,她下巴被扳了过去,唇瓣被男人粗暴的堵住,

    她愣了一瞬,伸手把他推开。

    周辞深环着她的腰,长指捏着她的下巴,黑眸微眯,吐的话毫无温度:“你特地叫我回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阮星晚轻声解释:“不是的,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我是真的有礼物要送给你。”

    周辞深放开她,整理一下微皱的衬衫,淡淡道:“礼物就不必了,毕竟你向来的惊喜,都让我只有惊,没有喜。”

    阮星晚唇角牵了牵,没有反驳,转身进了厨房。

    很快,最后一道菜上桌。

    阮星晚坐在周辞深对面,给他杯子里倒了红酒,又给自己倒上。

    她拿起酒杯:“为了庆祝我们结婚三周年,干杯。”

    灯光下,男人五官俊美沉俦,下颌线冷峻深刻,鼻梁挺直,微微抿起的薄唇,喻示着他对于这场只有两人的结婚周年纪念日晚宴并不满意。

    阮星晚笑了笑,也不指望他能回应她,兀自拿起红酒杯,仰头饮尽。

    喝完后,她又继续倒了第二杯。

    一杯接着一杯。

    最后,阮星晚喝得有些醉了,趴在桌上看着对面神色始终没有什么波动的男人,音调拖得有些长:“周辞深,哪怕是今天,你都不能对我露出一点笑容吗?”

    “你要我怎么样,陪你发疯,还是陪你过这个无聊到了极点的纪念日?”

    “怎么能是无聊呢,人生能有几个结婚纪念日,说不定过了这个,下个就没有了。”

    周辞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轻哂了下:“你会让它没有吗。”

    阮星晚摇晃着杯子里剩下的液体,眼睛被柔和的灯光照的有些湿润:“应该可能……不会吧。”

    周辞深不想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起身上楼。

    他烦闷的扯开领带,脱下西装外套,刚要去解衬衫时,身后就环上一双柔软的小手,铺天盖地的酒味也随之而来。

    阮星晚道:“你别着急,我的礼物还没送呢……”

    周辞深转身,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阮星晚双颊泛红,一双潋滟的眸子无辜的望着他,让人移不开眼睛。

    周辞深喉结滚了滚,即便他不想承认,眼前的人,无疑是漂亮的,也有足够的资本让男人心动。

    不然,他当初也不会被她摆了一道。

    再往下,是被红酒浸染过的唇瓣,殷红,鲜艳欲滴。

    在那双小手钻进他的衬衫时,他几乎是不假思索抬起她的下巴,将唇印了上去,狠狠撬开她的。

    阮星晚吃痛,唔了一声。

    到了床上时,她已经双眼迷离了,只是勾着他的脖子。

    男人双手撑住她身侧,眼尾勾了勾,像是无声的嘲讽:“不是说不想吗。”

    “你该不会不知道,女人说的不想,其实就是想吧。”

    周辞深冷笑了声,重新低头吻了上去。

    阮星晚今晚尤其的主动,牙齿咬破了他的唇,铁锈般的血腥味弥漫在两人唇齿间。

    这场亲吻,就像是博弈,谁赢了,谁就能主导对方。

    就在他要伸手去拿床头柜里的东西时,阮星晚却毫无征兆的开口:“周辞深,我们离婚吧。”

    悬在她身上的男人顿了顿:“你说什么?”

    即便阮星晚知道他听清楚了,还是清晰的重复了一句:“我们离婚吧。”

    周辞深瞬间兴趣全无,慢条斯理的起身,嗓音冷淡:“又要多少钱。”

    她总是这样,为了要钱不折手段,招数层出不穷。

    “一分钱也不要。”

    阮星晚从枕头下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你看看吧,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签字了。”

    周辞深脸色沉郁:“阮星晚你最好适可而止,我没空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把戏。”

    “我不是说过今晚要送你一个惊喜吗,你看,是不是一件普天同庆的大喜事?”

    周辞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莫名觉得她脸上的笑容有些晃眼睛。

    阮星晚笑:“周辞深,祝你离婚快乐啊。”

    周辞深薄唇抿起,几秒后:“你认真的吗。”

    阮星晚点了点头:“怎么样,这样只有喜,没有惊了吧。”

    “行,你别后悔。”

    周辞深只留下这句后,毫不留情的离开。

    门嘭的一声被关上。

    阮星晚低头看着手里那份周辞深连正眼都没给过的离婚协议书,好半天才扯了扯唇,终于扬起笑。

    阮星晚,也祝你离婚快乐啊。

    当晚,阮星晚就收拾好了所有东西。

    而她所有的东西,只装了一个行李箱而已。

    周辞深买的首饰包包鞋子衣服,她一样也没拿,总归都不是他心甘情愿送给她的,这些表面光鲜的东西,也随着她和周辞深离婚,变得华而不实起来。

    于她而言,没有丝毫作用。

    走的时候,阮星晚看着那份被搁着在冰冷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还是拿了起来。

    路过饭厅,阮星晚看了眼餐桌,周辞深面前的餐具干净明亮,完全没有动过。

    这个结婚纪念日,还是如同想象中的,那么不受欢迎。

    不过还好,叠加着离婚纪念日。

    周辞深以后想起来的时候,说不定烦着烦着就笑了。

    这可能是她结婚那么久以来,做的最让他满意的一件事。

    坐在出租车上,阮星晚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景色,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做了三年豪门阔太太的假凤凰,马上要回到属于她的贫民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