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阴谋论陈舒顾洋章节

    “顾洋,救救孩子,求你醒醒,救救我们的孩子!”

    她拼命的拉扯我的膀子,我努力睁开眼睛,眼前一片血色,头痛欲裂。

    陈舒的求救声越来越小,拉着我的手力度也越来越轻。

    我似乎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又似乎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和交谈声。

    朦朦胧胧中,一个高大的男人从驾驶窗俯身过来,手里捏着什么,紧接着我脑袋一痛,晕了过去……

    我从噩梦中惊醒,脑子里嗡嗡作响,陈舒的求救声和婴儿的啼哭声似乎还在耳边回荡,我的眼角全是泪水。

    这是梦,或许也不全是梦。

    我不确定梦境里的这些画面是否真实发生过,这些事情还得去查。

    我翻身坐了起来,小腿紧跟着蜷起,我当时就愣住了。

    我的小腿能动了?

    我慢慢挪动小腿,下床。

    长时间坐轮椅,小腿根本没有力气,只能扶着一边的大衣柜站着。

    但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惊人的进步了。

    这也足以证实,我的腿并不是不能痊愈,而是有人不想我好起来。

    我拉过一边的轮椅,坐上去,眼下并不是拆穿狗男女奸情的好时机,我得搜集证据,把公司的股份拿回来,我要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我驱动轮椅下楼,厨房里传来浓浓的香味。

    陈舒没去上班?

    这时候,陈舒刚好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走出来,招呼我说道:“顾洋,快过来喝汤,这是我托人买的上好的鹿尾,炖了两个多小时了,大补。”

    说实在的,我看到那碗汤都有些害怕。

    鹿尾大补,陈舒这样给我补,为了什么,我们都心知肚明。

    现在我已经渐渐恢复功能,可我根本不想碰这个肮脏的女人一下。

    就在我犹豫着该怎样躲开这碗汤的时候,陈舒的手机响了,她接起,说了几句,脸色变得特别难看。

    然后她丢下汤碗,着急慌忙的去拿包,准备出门。

    我问怎么了,她说公司出了点事,要立刻赶过去处理。

    她走得太匆忙,连汤都忘了交代我喝。

    我眉头皱起,公司那边能出什么事?

    付坤已经去了丰年村,没有我的指令,他眼下还没有精力去管公司那边的事情吧?

    我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微信里那个蒙面女人发来信息:好戏开始了!

    接下来三天,陈舒一直待在公司没回来,梁文也没来给我扎针,有人匿名举报了陈舒的皮包公司偷税漏税,那对狗男女正在想办法打点,暂时没有时间管我。

    我趁着这个机会,联系了市一院的脑科专家,去做了一个全面体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