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戎马战神叶向阳苏芮章节

    《戎马战神》精彩节选

    “老板,到底剁不剁?”

    两个壮汉拿着砍刀,有点慌张的问王兴华。

    王兴华犹豫之际,叶向阳又一次迈着诡异的步法,仿佛一阵风飘了过去。

    啪!啪!

    两声脆响之后,拿着砍刀的两个壮汉横飞出去,撞在墙壁上,口喷鲜血,不省人事。

    接着,人影一闪,又是啪啪两声,架着叶天玄的两个男人也倒飞出去,砸落地上,烟尘滚滚。

    叶向阳扶着叶天玄,奔到了平房的角落里,将其护在身后。

    这......”

    王兴华震惊到无以复加,叶向阳捲倒四个壮汉,救下叶天玄,一连串的动作快如闪电,前后才几秒钟时间,简直和鬼魅一样。

    “向阳”

    叶天玄心里既有感激,也有愧疚。

    想到十年前他把叶向阳赶出家门,亲手给他扣上“白眼狼”的帽子,而现在,叶向阳独闯龙潭救下他,他无比惭愧。

    你们没有筹码了吧?”叶向阳没有理会叶天玄,冷冽的目光投到王兴华的身上,声音透着浓浓的杀意。

    “谁说我王家没有筹码了?!我王家的底蕴,你永远也想象不到!

    突然,苍老而霸道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随后,王福源和一个中年壮汉领着数十个彪形大汉涌了进来,将叶向阳和叶天玄围得水泄不通。

    “爸,你终于来了。”王兴华连忙走到王福源的身边,指着叶向阳,恶狠狠地说道:“这个狗杂碎,有点本事,我带来的人,全被他一个人放倒了。连省级散打冠军,也让他一招放倒了。”

    “就算他是神,今天也得死!”

    王福源一脸凶狞,指着叶向阳一字一顿的说道:“今天,我要你给天雄陪葬!”

    叶向阳扫了一眼王福源,随后目光移到旁边的中年壮汉身上。

    那个中年壮汉,身高一米九,穿着军大衣,虎背熊腰,眼神锐利,满脸寒霜,透着一股摄入心魄的锋芒。

    以叶向阳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来,这个中年男人,明显是一个久经沙场的高手,绝不是刚才的省级冠军可以相提并论的。

    “我的徒弟王天雄,就是被你逼得跳楼身亡的?”中年男人盯着叶向阳,声音很低沉,如出窍的利剑杀机毕露。

    你是谁?叶向阳试探性的问道,他看着中年男人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了。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今天,你必将葬身此地。“

    中年男人右手一挥,大喝道:“把他们两个抓住,我要把他们折磨致死!”

    话音还没有落下,数十个彪形大汉以整齐的步法逼近叶向阳,大地轰鸣,烟尘荡漾。

    “这是黄峰军的打法!”叶向阳看到数十个彪形大汉组成的阵列以及步法,顿时灵光一闪,你是余力市黄蜂军的首领黄峰?”

    中年男人吃了一惊,重新打量着叶向阳,冷声道:你认识我?

    “黄峰贤弟你在余力市立下丰功伟绩,谁不认识你。别跟他废话

    了,先把他们拿下,以免夜长梦多。”旁边的王福源阴恻恻的说道。

    “我想,你就是王家的后台吧?”叶向阳露出了神秘的笑容,扫视黄峰说道:你想过这样做的后果么?”

    “后果?”黄峰呵呵一笑,挺了挺胸膛,狂傲的说道:别说白良县,哪怕是在余力市,我也能捏死你。你逼我徒弟坠楼身亡,我杀你,也是天经地义。天王老子来了,你也是一样的下场。”

    看在你也是有功绩在身,我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叶向阳背负双手,直视黄峰的双眸,有种气吞山河的气势,你马上撤走,回去做你该做的事。如若不然,你会后悔终生。”

    你这个黄毛小子,还想吓唬我?真是搞笑至极,搞笑至极!”

    黄峰仰头大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怕是你不知道黄峰贤弟是什么身份吧?原来以为你只是一个神经病,没有想到你还是一个装逼犯。你何德何能,让黄峰贤弟后悔终生?”

    “傻子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死到临头了,还在口出狂言,真是滑稽,滑稽。”

    区区一个叶家养子,就算武艺超群,胆识过人,在黄峰面前,也不过是土鸡瓦狗。

    只要黄峰一声令下,别说白良县,就算是余力市,也没有叶向阳的容身之处。

    “不妨告诉你,我杀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你在我眼里,连蜷蚁都不如!”黄峰冷哼一声,打了一个手势,“动手,把他们两个拿下!”

    “给脸不要脸,那就让黄磷收拾你。

    叶向阳冷冰冰的说道,随后取出手机,拨打电话。

    听到“黄磷”这个名字,黄峰脸色大变,制止手下,随后瞪着叶向阳问道:你认识我父亲?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并没有亲眼见过你父亲,但是他得听我的。”叶向阳一边打电话,一边回答。

    听了这话,黄峰又一次仰头大笑起来。他的父亲黄磷,乃南部军的高层人物,跺一跺脚,整个夏国南部都要地动山摇,凭什么听一个黄毛小子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倒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黄峰讥笑道,倒是没有阻止叶向阳打电话,因为在他的眼里,此时的叶向阳就是跳梁小丑,尽情看他表演就是了。

    让你多活一分钟,等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继续表演吧,表演完了,我挖你心,掏你肺!”

    王福源两父子你一言我一语,嚣张得很。

    很快,叶向阳打通了电话,手机传出苍老的声音:“南部军黄磷,请问你是谁?”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叶向阳还是很淡定。

    可是听了他的话,黄峰、王福源两父子,更是把他当成了不可救药的傻子,嘲讽个不停。试问天下,谁敢用这样的语气对黄磷说话?这不是傻子、神经病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