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骄龙悍将江辰唐楚楚章节

    唐千琴离家十天,唐家人都没有寻找。

    在唐家人眼中,唐千琴就是唐家的耻辱,是江中的笑柄,没有唐千琴,唐家事业注定更上一层楼。

    唐千琴恢复容貌后,就跟江寒天去领证了,然后回到了家。

    唐天龙有三子。

    老大唐海,老二唐杰,老三唐博。

    因为唐千琴的缘故,唐博在唐家很不受待见,纵使他战战兢兢的工作,为唐家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但在唐家,他的地位极低,没有任何说话权。

    唐博虽然是唐家集团的一个经理,但没有唐家企业的股份,每个月只拿工资,没有任何分红,这导致他家过的很拮据。

    虽然买了房,但每个月都要还房贷。

    “寒天,这就是我家。”

    唐千琴带着江寒天回到了家,指着紧闭的房门,说道:“比不上你居住的宫殿。”

    江寒天握着她手,笑道:“有你在,哪里都是家。”

    唐千琴心中一暖,来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很快门就开了,开门的是唐千琴的妈妈何艳梅。

    她见门口的一个美女和陌生男子,不由的一愣,问道:“两位,找谁?”

    “妈。”唐千琴开口叫道。

    一声妈把何艳梅叫懵了,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美艳性感的美女,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妈,我是千琴,唐千琴啊。”

    “啊?”

    何艳梅一脸震惊,看着眼前这个貌美如仙,宛如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女般的女子,一脸疑惑:“你,你是千琴?”

    “是啊,妈,我好了,我伤疤好了。”

    “妈。”江寒天也跟着叫了一句。

    “你?”何艳梅又愣住了。

    唐千琴拉着江寒天,说道:“妈,这是爷爷招的孙女婿。”

    何艳梅这才反应过来,旋即一把拉过唐千琴,冷声道:“我从来没承认过有这么一个女婿。”

    然后摸着唐千琴白皙的脸,“千琴,真的是你吗,你……你的脸,你身上的伤疤,怎么回事啊?”

    “妈,这十天我都在治疗,我好了,现在我全好了,我不会给你丢脸了。”唐千琴哽咽出来。

    自从出事后,她丢尽了唐家的脸,让唐家成为了江中的笑柄,让爸妈在外人面前抬不起头。

    “女儿……”何艳梅也是搂抱着唐千琴,伤心的哭了出来,“女儿,是妈不好,妈以前冷落你了,让你受罪了,让你受委屈了,快,进屋坐。”

    她拉着唐千琴进屋。

    女儿恢复了容貌,这让何艳梅有了其它心思。

    以她女儿现在的美貌,完全可以嫁一个有钱人,甚至是嫁入豪门,而不是嫁给一个贪图富贵,不上进,为了钱甘心入赘的废物。

    她冷视着坐在一旁的江寒天,指着房门,“出去。”

    “妈,你干什么,这是我老公,这是爷爷亲自挑选的孙女婿。”

    “走,这就回家族别墅,让老爷子亲自取消这门婚姻。”

    何艳梅拉着唐千琴就走。

    “寒天……”

    唐千琴转身,脸上带着无奈。

    江寒天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神情,随后跟在两人身后。

    唐家,别墅大厅、唐家人看着站在何艳梅身边美艳的女子,皆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这是唐千琴?

    这是那个毁容十年的唐千琴?

    怎么回事,怎么才十天不见就变了样?

    “千琴,是你吗?”

    “千琴,真的是千琴?你去韩国整容了?全身整容,现在的整容技术这么发达了吗?”

    唐家人都是一脸难以置信。

    他们不相信眼前这个美艳的女子,是那个浑身伤疤的唐千琴。

    这是吃了仙丹吗?

    何艳梅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爸,我不同意这门婚事,以咱家千琴现在的姿色,完全可以嫁入豪门,怎么能嫁给一个入赘的废物?”

    坐在沙发上抽着旱烟的唐天龙盯着唐千琴。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短短十天,全身毁容的唐千琴就好了。

    但,现在的唐千琴,确实是一个美女,他轻轻点头,道:“嗯,说的有道理,如今江中各大家族中,没娶妻的也有很多,我动用关系,联络一下各大家族,给千琴找个好人家。”

    “我不同意。”

    唐千琴站了出来,含泪道:“爷爷,是你决定把我嫁给江寒天的,现在江寒天治好了我,你们又要反悔,把我当什么?”

    “你这死丫头,说什么,啪……”何艳梅甩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唐千琴白皙的脸上,斥喝道:“跟着这穷小子有什么好的?”

    唐千琴伸手捂着自己被打的脸,旋即拿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架在自己脸上,“你们再逼我,我就毁容。”

    “你……”何艳梅气的浑身发抖。

    “够了。”唐天龙一声大吼,斥喝道:“成何体统,唐千琴,爷爷也是为你好,以你现在的姿色,嫁入豪门完全没问题,享受荣华富贵不好吗?何必非要跟着一个穷小子?”

    而这时,一直没开口说话的江寒天站了出来,看着在场的唐家人,淡淡的说道:“我江寒天也不是非要当唐家上门女婿,但这是我跟千琴之间的事,我们已经领证了,如果她同意离婚,我没有任何话,但如果她不同意,谁也不能逼她。”

    “小子,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唐家长孙唐磊站了出来,指着江寒天鼻子,骂道:“你只是入赘唐家的废物,在唐家,你没资格说话,唐家要你滚,你就得滚。”

    江寒天伸手,掰弯唐磊指着自己的手指,一脸冷漠,道:“还从来没人敢对我指手画脚。”

    “啊,痛。”

    唐磊顿时痛叫出来,身体弯曲,脸上带着痛苦之色,顿时祈求:“我,我错了,先,先松手。”

    江寒天松开了他。

    唐磊不断的喘着大气,看着一脸冷漠的江寒天,心中就有怒,拿起桌上的烟灰缸就要朝江寒天的脑袋砸去。

    “干什么?”唐天龙斥喝,“还有没有家规了,放下。”

    唐磊转身看着唐天龙,一副哭丧脸;“爷爷,这小子太过分了,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行了。”唐天龙抽着旱烟,微微罢手,旋即看着站在眼前的江寒天,说道:“给你五十万,你跟千琴离婚,从此后你跟千琴没有任何关系。”

    “我不。”唐千琴吼了出来。

    “反了。”唐天龙猛地一巴掌拍在桌上,喝道:“我还没死,还是唐家之主,唐家的事,我说了算。”

    江寒天也不想看到唐千琴跟唐家的闹僵。

    他这次回来,一是报恩,二是报仇。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报恩,让唐千琴为难,让千琴跟家人决裂。

    “爷爷,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我江寒天不比任何人差。”

    “机会?”唐磊顿时冷笑出来:“江寒天,资料上显示,你就是一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就当了几年兵,你怎么配得上现在的千琴?给你机会也行,千君集团知道吗,我们唐家一直想跟千君集团合作,只是一直搭不上千君,你要是能让千君集团跟唐家合作,那承认你是唐家女婿又何妨。”

    唐磊早就看江寒天不爽,一个当兵退伍回来的,一没钱,二没权,拽什么拽?

    他想了一个办法刁难江寒天,让江寒天知难而退。

    他心中已经有合适的妹夫人选了,那就是萧家的萧晨,四大豪门之首萧家的人。

    “爷爷,就让江寒天去千君集团拿订单,如果能拿到千君集团的订单,就承认他,如果拿不到,就滚蛋。”

    唐天龙抽着旱烟,说道:“嗯,可行,唐家主要经营药材加工,最近千君集团在扩大生产,放出了很多单子,无数药材加工企业都在争夺千君的订单,你只要能从千君手中拿下三千万的订单,我就承认你是唐家女婿,我给你十天时间……”

    “不用十天,明天就给你订单。”

    说完,江寒天拉着唐千琴就走。

    “这小子,好狂的口气,千君可是医药集团的领头羊,市值千亿,想要从千君集团拿订单,真的是痴人说梦。”唐磊一脸不屑。

    何艳梅祈求道:“爸,你可不能心软啊,三千万的订单算什么,以千琴现在的姿色,完全可以嫁入四大家族啊。”

    唐天龙微微罢手,说道:“不能逼的太急,千君的订单都掌控在四大家族手中,不是那么好拿的,让这小子知难而退,到时再想办法让千琴嫁入豪门,只要能跟四大家族联姻,我唐家就能在江中迅速崛起。”